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臨潁變電站第一臺變壓器運回記

   

張國珍口述  鄭穎勇整理

      19764月,根據縣里生產發展需要,我縣要建立變電站。這在當時是一項最主要的工作。當時我在百貨公司上班。縣委書記刁文提議把我借調到十一萬伏變電指揮部。在辦公室干了一段雜活后,縣委書記兼指揮部總指揮長刁文,把我分到供應組工作,主要負責物資的購進、設備的運送等。

      我們變電站需要一臺重達60噸變壓器。采購好以后,主要的難題是運輸問題。變壓器要從湖南衡陽變壓器廠運回臨潁,需要16型和19型車皮。從湖南衡陽鐵路分局發車需要廣州鐵路局批準,另外還要經過限線處和救援列車處兩個部門批準,才能發車皮,裝上火車才能運回臨潁。

      變壓器是變電站的主機,沒有它一切就無從談起。解決運輸問題是當務之急。因此刁書記特別重視,指揮部派出兩位工程師和有關領導去廣州辦理有關事宜。他們在廣州住了幾十天,車皮問題仍然沒有解決。此后刁書記和領導要我去衡陽變壓器廠催調變壓器和到廣州鐵路局申請辦理解決車皮問題。

      我一聽,頭都漲大了,心想,派去的兩個工程師和有關領導一起都沒解決問題,在電業方面我是個門外漢,什么都不懂,我去能解決什么問題呢?我說:“刁書記,不是我不服從分配,這個工作是關系到臨潁生產發展的大事,我完不成任務,我就是個罪人了。”刁書記說:“國珍,這個工作是很艱巨,有一定困難,但是作為干部,就是迎難而上的,問題總得解決。”他又說:“如果你真的不接受這個任務了,咱倆換一換工作,我去干。”我聽了以后,只好接受了任務。但是,這個任務真是比泰山還重啊!

      在當時計劃經濟年代,公對公辦事也很難的。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人浮于事,效率很低。

      我接受任務后,首先要到衡陽變壓器廠解決變壓器的事情,然后到廣州鐵路局解決車皮的事情。

      衡陽是湖南省一個著名的城市,這里風景秀美。我來到了衡陽變壓器廠見到了廠里的黨委書記曹書記,說明來意。他說:“變壓器已經生產好了,有貨,就是看什么時候衡陽鐵路分局讓貨進站臺,就是看他們什么時候讓貨上站。”聽了以后我放心了。經過打聽,知道曹書記就住在工廠附近。了解到他的住處以后,我買了些禮品,到他家里走了一趟,通過拜訪,得知他老家是漯河十五里店人,我們是老鄉,關系也近了。經過我的努力和曹書記的幫助協調,問題終于解決了。不到十天時間,60噸的變壓器從廠里運進了衡陽火車站,只等裝車發送了。眼看變壓器就能運回,我心里別提多高興了。當天下午,就從衡陽搭火車去廣州了。

      上了火車才知道,當地的一個三線建設軍事工程放假了,建設者急切回家,這趟火車一下子上了2000多人,嚴重超員,我一路上站了800多公里。第二天中午時候列車到了廣州站,一出站,我感覺這里繁華而又陌生,感到孤獨無援,又困又累。之前我聽說原來部隊的巴政委在廣州,我打車到廣州軍區陸軍總醫院,幾經打聽見到了老領導。巴政委把我安排到一個賓館房間,第二天才知道這是一個豪華房間,一夜就得80元,縣級以上領導才能享受的待遇,我嫌太貴了,說要換個地方,到這里又不是享受的,第二天他又安排我住在廣州第二招待所。一天后我正在街上走著,碰見縣委辦公室秦主任的女兒,她叫我張叔。我對她說:“我是來辦事的不能天天住這里享受了。”她在白云山空軍司令部工作,就安排我住在部隊招待所里,吃住部隊管。

      住了一天后我打車到廣州鐵路局,到了鐵路局門口,我給看大門的師傅買了一盒煙,跟他聊了一會兒便聊得熟了,他對我也熱情了,他說限線處在二樓,一位姓朱的處長管這塊工作,讓我去找他辦理,我一看表,已經是十一點多了,不知道朱處長在不在辦公室。他說,“你快去上樓看看,馬上就要下班了,下午不好找到他。”

      我趕緊上樓,到了樓梯上,我看見一個人正下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朱處長,就說:“朱處長,你好。”     “干啥啊?”他邊說邊走。“我是從河南來的,求批車皮的。”我趕緊回答。他問,“你是哪兒的?要車皮干啥?’我說是河南臨潁縣的,要運輸變壓器。他說:“下班了,你11號來吧。”走著說著,他已出了大門,要回家了。我只得走了。我已經走了20多米了,這才想到,十一號正好是星期天。我馬上返回,越過鐵道的道軌,抄近路趕上,截住他問:“十一號是星期天,你上班嗎?”他說“我一般下午都在家里。”

      回到招待所以后,我放心不下,心想他是不是想收禮,不待見我,如果事情辦不成,不知又得拖多久了。第二天下午,我到附近商店買了點禮品,去他家。到他家時已是下午兩點多了,我一上來,看見他正往外抬縫紉機,我就問他,你是要搬家嗎?他說不是,是縫紉機壞了,老伴讓他去維修部修理一下。我問,去哪兒修呀?“要去北京路修理。”他說。得知去修理部要有十多公里的路程,我試探著問:“家里有沒有板子和螺絲刀?我給你看看能不能修好。”他找來了螺絲刀和板子等工具。我一邊修理一邊給他講縫紉機的使用常識。我說縫紉機的故障一跳針、二斷線、三打針、四不轉,學會使用常識,針線拉力三者都要配合好,面料、線針的型號等要一致。

      他一聽,就讓兒子拿個筆記本,記錄下來。我說我在商業局百貨工作過,并且還曾在上海縫紉機一廠培訓部學過縫紉機維修技術。我給他把縫紉機修好了,這時候已經天黑了,我要走的時候他不讓我走,要留在他家里吃晚飯。他家里做了八菜四湯還有大米飯,我在家里哪里見過啊。真是盛情難卻。

      吃過飯之后,我把縫紉機的保養和維修技術要點一一列舉出來,讓他兒子記在本上。

      我去上海學習期間,同去的人多是聽聽課,利用出差機會到上海玩玩。我文化低,有了這個機會,認真聽,仔細記,并在縫紉機上試驗,真沒想到在上海培訓學習的知識有了用處,這次派上了用場,幫了個大忙。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他辦公室門口等著。朱處長一進屋,就給衡陽火車站打了電話,問變壓器到站臺沒有,貨運室回話說早就到站了,朱處長說:“好的,馬上就把車皮發過去。”他又給救援處打過去電話說:“馬上把救援列車發到衡陽火車站。”后來經限線處又下文規定“中途不準扣押停留”等九項。我在廣州住了兩天后,給臨潁打長途電話匯報工作,說“變壓器已經裝上車了。”領導在那頭說:“今天已經到臨潁站了。”我聽了之后,激動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那股高興勁別提了。我馬上買好回家的火車票,登上了回家的火車。我回到臨潁后,局長見到我就說:“你辛苦了,在家休息吧。”

      晚上十二點多了,刁書記向局長打聽我在哪兒,局長說他讓我回家休息了,刁書記連夜派局辦公室主任還有通訊員,用專車把我接到局里,給我接風洗塵。在局二樓會議室,桌子上的飯菜都擺好了。席間刁文書記、縣長、縣政府辦公室主任都要給我敬酒,我因酒量不行,只喝了刁書記敬的三杯酒。飯后,刁書記又派車把我送回家了。

      工程結束后,召開慶祝大會,刁書記在會上又專門表揚了我。此后我一直留在電業局工作直至退休。

 

[作者簡介]鄭穎勇,中學高級教師職稱。現就職于臨潁縣教科體局。曾參與編寫《臨潁金石萃編》《臨潁名村名鎮歷史文化尋蹤》等。

?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